744 view 好想談戀愛

感情的選擇

她經常想起那年冬天,有人溫柔地握著她的手,然後將她冰冷的手與自己的手一起放進大衣口袋裡取暖。

那是她到醫院擔任住院醫師的第一年,總是與時間在賽跑,她穿著白色制服跟著在各間病房來回穿梭,日子過得忙碌又充實。他,是醫院裡別科的住院醫師,和她是在學校同級的同學。他們曾經在學校踫過面,但並不熟識,一起到醫院服務後才有比較多的互動,遇到時會互相問好,也曾經與幾個同樣在醫院的朋友一起交換工作的心得,原本他們的關係僅僅如此而已。

然而,在一次醫院同事發起的晚餐聚會後,他們的關係發生了變化。聚餐結束後,由他負責送她回去。那天寒流來襲,氣溫低得讓人彷彿置身在冰庫裡,迎面吹來的寒風有如無形的長鞭抽到她臉直發疼。他們一起步行到醫院附近的公園,走在公園旁邊的人行道上,他就在那時候向她告白。

他說:『能不能給我一次照顧妳的機會?』

他們在冷冽的冬夜裡站了一會兒,她輕輕地點了頭,兩人都笑了,他輕輕地握住她的手,放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然後繼續向前走。她覺得手中的暖意滲進了體內,不知透過什麼,將那溫度緩緩地傳送到心的深處,那種幸福的感覺在記憶裡已經消失很久,有短暫的片刻,她有種想哭的衝動。

但差不多只是這樣而已,故事已經算是結束了。

幾個月後,他告訴她,準備去美國繼續深造,然後就在那裡開業,這是他心目中早已規劃好的藍圖。他希望兩個人能夠一起飛去美國,一起在那裡生活。他的要求讓她陷入了長考,確實去美國繼續深造也是她的目標之一,但時間點並不適合,她正在準備研究所的考試,還有論文要寫,再說自己並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最後,她選擇先留在台灣。

美國,是她日後的另一步。

送機那天,她對著鏡子,仔細地打扮自己。她先均勻地打好粉底,抺上淡淡的腮紅,接著畫上漂亮的眉型,然後塗了唇蜜。她望著鏡中化好妝的自己,呆坐了許久,突然開始大哭起來,她就坐在那裡一直哭,直到看到鏡中的自己妝已經暈開,她才重新整理好情緒,為自己重新打扮一次完美的自己,然後出門。

『我會等妳過來。』他在踏進出境證照查驗大廳前這麼說。

兩年過去,各式各樣的疾病依然不斷湧入她任職的醫院,呻吟、病痛、絕望及死亡飄盪在她的生活周遭,雖然她的外表仍然青春美麗,但內心已經漸漸習慣了生老病死的氣味,她用冷漠的態度看待工作,讓忙碌的工作塞滿生活。

渡過這天的值班後,她步出醫院,站在附近公園旁的十字路口,等待行人的通行綠燈亮起,她忽然在對面人群中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站在那裡,就在四線道馬路寬度的距離外。她可以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思緒一團混亂,他們已經兩年沒有連絡了,該怎麼跟他打招呼?該說什麼話語?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該被他看到自己疲憊的模樣嗎?

正當她內心混亂糾結的時候,小綠人亮了,他向她迎面走來,她彷彿聽到背景音樂輕輕的響起,他們將用自己從未想過的方式重逢。她整理好思緒,用手將散落在額前的頭髮撥到耳後,拉整一下衣擺,然後邁步向前。就像一切都靜止只有他們仍在走動似的,兩個人愈來愈接近,走到距離只有兩步時,他們終於四目相交,她停下了腳步,他卻繼續向前走,與她錯身而過…

她回頭看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忽然感覺好寂寞,感覺好疲倦。

這世界究竟有多少個十字路口,又究竟有多少機率,讓這個人與那個人相遇,
然後,錯過。

(本文由 阿飛 合作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本文同步發佈於阿飛也在痞客邦

阿飛的Facebook粉絲團:關懷阿飛大叔基金會

 

About 阿飛大叔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自由作家,同時也是行銷人,現任職行銷公司總監。撰寫感性的文字,卻從事具備理性的工作,沒有精神錯亂也是一種不得了的才能吧?

推薦

單身三年的好友交到男朋友了!理由竟然是...?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