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63 view 情侶

習慣了,怎麼辦?一起走出戀愛倦怠期(下)

接續上篇「習慣了,怎麼辦?一起走出戀愛倦怠期(上)」。

1. 「有品質而短暫地見面」

我曾經問一個學姐,每週與老公一成不變的生活,不會很無聊嗎?
雖然台中餐廳很多,但好吃的就那一些,每次放假都去吃差不多的館子,許多地方還重覆去過很多次,還沒踏進餐廳就可以想像到裡面的菜色了。

「醫生與教授真的很操很操。但是當你忙了一週之後,能有一天,兩人能夠喘口氣,排除萬難維持這個有品質的時間。即使是吃一樣的東西、看一樣的片子,那種感覺仍是難以言喻的。因為你知道有一個人願意,願意將這個寶貴的休息時間留給你,與你一起分享他生活的點滴。像我老公,有時候為了這一天,前幾天還要加班到半夜;讓我看了好心疼,卻又好窩心。」

遠距離戀愛(Long 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LDRR)者最害怕的是聊天聊到最後失去共同話題(Common Topic);

但天天黏在一起的近距離情侶(Geographically Close Distance Relationship,GCDR)最怕的卻是生活全是共同經歷(Common Experience)而聊到沒有話題(Stafford, Merolla, & Castle, 2006; Surra, Curran, & Williams, 2009; 黃尹貞, 2009)。
畢竟生活週遭的事情,你看見的他也看見了,你吃過的他也嘗到了,親密感很高,新奇感卻很低,「膩」就是從此萌芽。

從什麼時候起,你約會時不再凝視對方眼眸了呢?

所以愛情保鮮的秘方就是,「有品質而短暫地見面」,見面次數不用多,但是要有品質。
每一次見面就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當然也要小心馬路上的來車),可能只是短短的一個小時,
但發自內心用心感受,必有效果(Cross, Bacon, & Morris, 2000; Kruglanski & Webster, 1996; Rusbult & Buunk, 1993)。

2. 「舊地點,新體會」

如果蜜月效果是源於對事物的新奇性(Novelty)而產生的(James, 1981),那麼只要每次去不一樣的地方就好啦!

問題是,天大地大台灣就這麼一點大,哪裡找來新地方?
以台北為例,你會發現你從第一任到現任的女朋友去過的地方都雷同:

看電影、逛街、喝咖啡、吃飯,淡水、碧潭、貓空、陽明山。

夜市更是去到都會背了,怎麼辦?

其實同樣的地方經過設計,也可以產生新奇性,舉幾個例子:

>>開啟感官類:

導盲犬:如在公園里蒙著他的眼睛,牽著對方走路(你們可以交換當導盲犬)。
慢食:閉起眼睛吃飯,一口要咬30下,細細體會其中的美好。
猜氣味:一起做菜(或到餐廳吃),一樣可以閉起眼睛,讓對方猜是哪一樣菜。
唱歌:如果你歌喉不錯又不怕生,可以在公園。若你很害羞,可以在她耳邊唱。

>>分工合作纇:

Double藏寶:適合Double Dating,準備一份禮物,然後將藏寶圖(也可以是MP3錄音)給另一對,看哪一對先找到。

Find me:先把自己藏起來,如果有亞太或對講機的話,可以逐步給她提示(我在有杜松木的地方噢),讓她找到你的位置。
可以先從小範圍開始練習(如台大校園)。

你也可以自己設計,只要用心想(可以輪流設計),哪裡都可以是好的約會地方。
更重要的是,通常都能從這樣的活動中,發現新的自己與不一樣的她。

3. 「多層次口感的約會」

前幾天正妹我朋友生日,我們一同到相當知名的Rose Marry(螺絲瑪莉)義大利麵坊用餐,一位台大的朋友對義大利麵進行了一次精闢的產品分析:

「像這種奶油培根就是經典款,無論哪一家都做得很好吃。
但通常好吃只有在前幾口。吃久了就會膩了。」

「為什麼阿?」我在他們面前完全是為什麼小子。

「你看,像你點的 粉紅醬鮮蝦雞肉麵、你們親手做的提拉米蘇,都是具有『多層次』口感的食物。第一口驚豔好吃,吃到第十口又有另一種新奇的風味口感。」

「以粉紅醬鮮蝦雞肉麵為例,食材有五種,組合起來就有C(5,2)+C(5,3)+ C(5,4)+ C(5,5)=C(6,3)+C(6,5)=26種味道。
這還不算每次留在口裡的餘韻。只要食材選得好,搭配得當,每一口都是新的體驗。」

約會不是也是這樣?

在家查電影時間時,都可以想見等下看完電影後就是吃飯,吃完飯就是逛街,逛街逛到無聊就回家,如果他想要就帶你去厚德路,如果你不想要可能就送妳回家。

這種約會基模(Schema)像是腳本(Script)一般存在我們腦袋裡,因為地點彼此相接近而容易被提取(Recall)。

不過電影院、夜市、餐廳、厚德路都是「都市」類食材,就像是奶油和培根都是「高熱量動物系」食材一樣,堆疊起來容易膩。

怎樣製造多層次口感的約會呢?
一個可能的答案,就是一次同時「激發不同腦區」。

研究顯示,「都市」相關的娛樂,的確在短時間能提供大量刺激給交感神經,容易爽但是也容易累。
(Bringslimark, Hartig, & Patil, 2009; Kaplan & Berman, 2010)

反之,「大自然」相關的活動可以讓交感神經休息,效果甚至與冥想雷同。因此,可以交錯安排戶外大自然與都市的約會行程(如陽明山溫泉+士林夜市+夜景觀星)。

談到冥想,另外推薦可到溪邊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

雖然你可能覺得怪力亂神,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冥想」(有人稱內觀、禪定或打坐所達到的狀態)的確從增進注意力、抒發壓力(Tang et al., 2007; Tang & Posner, 2009)、拉近人際關係(Carson, Carson, Gil, & Baucom, 2007)、提升關係滿意度、增加關係品質(Barnes, Brown, Krusemark, Campbell, & Rogge, 2007)、降低焦慮依戀與敵意到減少伴侶爭吵(Saavedra, Chapman, & Rogge, 2010)都有「非常顯著」的功效(我的媽,顯著到我都想叫全世界情侶來打坐了)。

因為,這是一種讓你的注意力收放自如的訓練[8],藉由這樣的歷程,你能漸漸感受到彼此的連結,以一種更寬大、開闊的心看待自己與關係。

4. 「用意義構築美好記憶」

先前我們實驗室在收集戀愛中的記憶研究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如果你問受試者,什麼是他們與伴侶相處時感到最幸福的事,大多數「對關係滿意」的受試者的回答都是:

不論做什麼,一起做就是很幸福。

但那些「對關係不滿意」的受試者,似乎不論一起做什麼,都感受不到快樂,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衝突和冷漠。

不過有一件事的確是可以嘗試的:

「一起實現一個小夢想或小目標,來重建關係的意義感」。

這個小目標可以是一起編纂一本2010的照片日記(有文字說明那種) 、一起種一棵小盆栽記錄他的成長、一起用陶土自創一系列的公仔、一起編舞練舞、合拍一部影片、合寫一個故事(可以用故事接龍的方式往返接力)等等。

因為這些作業的共通的特色是具有高度的自我涉入(Self Involvement Task),過去研究發現自我涉入的工作可以讓人覺得有意義、提升自我價值感(Sandelands, Brockner, & Glynn, 1988; Wiener, 1973)。


以防大家每次看完有感動,卻因為忘記了內容,從未行動,所以根據認知心理學的概念(字串法+聯想法),想了一個簡記口訣:(4)「義」、(2)「新」、(3)「層」、(1)「品」(一心一意想去誠品,找尋有意義、有層次、有品質的新書)。

只是當有一派心理學家致力於發現人生的光明面的時候,另一派的心理學家就會開始費心於扯他們後腿。
結果你讀了這篇文章,欣喜地領取這四帖藥回家熬製服用,發現不但沒有用還更糟,他反而在你別出心裁設計的約會中與你吵架。
為什麼呢?

有三個不得不考慮到的原因:
第一, 對方真的喜歡這些活動嗎(你可以從邀約時他遲疑的秒數來判斷)?
不過你可以用肯定確認句「我們去洗溫泉『吧』!」代替疑問句「我們去洗溫泉好嗎?」或命令句「我們這週去洗溫泉。」,答應率比較高(Wiseman, 2009)。

第二, 對方是不是不安全依戀者(共佔60%)(王慶福, 2000)。
若是逃避依戀者,勢必比較適合帖1(他們要的是忽遠忽近的自由);若是焦慮依戀者,可能比較適合帖4,請斟酌使用[9]。

第三, 一起討論策畫吧,也把他的需求考量進去
(例如她最近想賞花,到新社就可能有加分;但若她期中考提早,可能變成扣分)

整體看起來,好像「習慣化」很糟很不好。難道我們在關係中期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去油解膩,回到那些美好的曾經?
那喝油切綠茶不是比較快?

其實,「習慣」本身的好處是一種「安全感」
如果對方的行為變成完全不可預期,你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會不會在馬路上突然跳起舞來(雖然很新奇)、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早到1小時(平常他都是遲到15分鐘的那個)、不知道他會不會在半夜跟你說,要到你家樓下彈吉他(這是他平常玩魔獸的時間),

那你不是過得很不確定、膽顫心驚?

若習慣在一起會缺乏新鮮感,充滿新鮮與刺激又太不安全,要如何平衡兩者的拉扯?

是故,要維持一段良好而長遠的關係習慣只有一個結論:

用八成的習慣維持默契與親密,用兩成的心思來製造驚奇[10]。

讓這段關係以安全感為基礎(Secure Base),以層次感締造新鮮度(Novelty)。

(本文由泛科學 – 海苔熊合作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註解

1. 如何決定習慣的好壞呢?你可以自行評估,或是參照習慣心理學的一些評估準則(詳參Reference)。

2. 這也符合白熊理論。

3. 例如,有一個個案之前是男友迷上LUNA2把她晾一邊。

4. 本文內的故事皆改編自真人真事。

5. 所有研究結果與性別差異均只是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

6. 文中他她你妳為行文簡便故,可視為隨機編排。

7. 例子摘要整理自Doug Fields & Todd Temple(1988)所著的”Creative Dating“,其中有相當多有創意且令人噴飯的約會方式、49種我愛你的說法、省錢的約會、一擲千金的約會、從A到Z的禮物等等。
台大圖書館有,只是使用前請先確認伴侶的心臟強度。

8. 因篇幅故無法詳述。關於冥想,坊間很多教禪定的團體,你們可以先結伴去嘗試看看;台大也有相關的社團
如果你不想跟宗教沾上邊,我們這邊也有專攻情侶滿意度的「關愛冥想」錄音檔(Loving kindness Meditation),可以來信跟我取用。

9. 如果你不知道對方是什麼風格,請來信索取問卷,我們分析完會寄給你。

10. 比例請按兩人性格自行調配,若不知兩人性格,請來信索取問卷,我們分析完會寄給你。

11. 圖片引自這裡

Reference

Barnes, S., Brown, K. W., Krusemark, E., Campbell, W. K., & Rogge, R. D. (2007). The role of mindfulness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and responses to relationship stress.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33(4), 482-500.

Bringslimark, T., Hartig, T., & Patil, G. G. (2009). The psychological benefits of indoor plants: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experimental literature.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29(4), 422-433.

Carson, J. W., Carson, K. M., Gil, K. M., & Baucom, D. H. (2007). Self-expansion as a mediator of relationship improvements in a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Article].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33(4), 517-528.

Cross, S. E., Bacon, P. L., & Morris, M. L. (2000). The relational-interdependent self-construal and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8(4), 791-808.

Fields, D. T. T. (1988). Creative Dating (柯美玲, Trans. 1 ed.). Taipei: Glory Press.

Greenblat, C. S. (1983). THE SALIENCE OF SEXUALITY IN THE EARLY YEARS OF MARRIAGE.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45(2), 289-299.

Hull, C. (1943). Principles of behavior.

James, W. H. (1981). THE HONEYMOON EFFECT ON MARITAL COITU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17(2), 114-123.

Jasso, G. (1985). MARITAL COITAL FREQUENCY AND THE PASSAGE OF TIME – ESTIMATING THE SEPARATE EFFECTS OF SPOUSES AGES AND MARITAL DURATION, BIRTH AND MARRIAGE COHORTS, AND PERIOD INFLUENCE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0(2), 224-241.

Kaplan, S., & Berman, M. G. (2010). Directed Attention as a Common Resource for Executive Functioning and Self-Regulation.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5(1), 43-57.

Kinsey, A. C., Pomeroy, W., & Martin, C. E. . (1948). 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Kruglanski, A. W., & Webster, D. M. (1996). Motivated closing of the mind: “Seizing” and “Freezing”. [Article]. Psychological Review, 103(2), 263-283.

Liu, C. (2000). A theory of marital sexual life. [Article].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62(2), 363-374.

McCulloch, J. H. (1977). The Austrian Theory of the Marginal Use and of Ordinal Marginal Utility. Zeitschrift für Nationalökonomie, 37(3&4).

McGregor, I., & Little, B. R. (1998). Personal projects, happiness, and meaning: On doing well and being yourself.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4(2), 494-512.

Rusbult, C. E., & Buunk, B. P. (1993). COMMITMENT PROCESSE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 AN INTERDEPENDENCE ANALYSIS.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0(2), 175-204.

Rusbult, C. E., Verette, J., Whitney, G. A., Slovik, L. F., & Lipkus, I. (1991). ACCOMMODATION PROCESSE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 THEORY AND PRELIMINARY EMPIRICAL-EVIDENCE.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0(1), 53-78.

Ryan, R. M., & Deci, E. L. (2001). On happiness and human potentials: A review of research on hedonic and eudaimonic well-being.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2, 141-166.

推薦

單身三年的好友交到男朋友了!理由竟然是...?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