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 view 情侶

該說她活該嗎?

學長比她早到,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帶著靦腆的笑容向她招手。學長是大學時代班上女同學們的偶像,除了是運動好手,還是學生會會長,更要命的是,他還是個帥哥,有健美修長的體態、整齊潔白的牙齒和迷死人的電眼。她心裡爽極了,好想立刻打電話給大學時的好友小倩,對著她吶喊:「我正在和妳的偶像約會!」

他們在午後的咖啡店裡聊著音樂與電影,學長偶爾會說些學生時代的趣事逗她笑。她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看著眼前這個不時露出爽朗笑容的學長,她不禁想起同居中的小米,健美修長的體態、整齊潔白的牙齒、迷死人的電眼與爽朗的笑容,小米完全沒有符合任何一項。

與學長愉快的約會結束後,她從捷運站走路回家,雖然悶熱的天氣讓她滿頭大汗,但她臉上一直掛著笑意,腦海中不斷回想起學長在咖啡店談笑風生的身影及對她說的話語…「沒想到妳變得這麼有女人味,害我一直懷疑這個女人真的是我學妹嗎?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再約妳出來見面可以嗎?不然就直接約下星期六晚上去吃個晚飯好嗎?」

她答應學長的邀約,並且決定隱瞞自己已經有男友的事實。當她回到家裡,看見癱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男友,只穿著一件四角褲,露出滿是肥油的鮪魚肚,她更加認為自己的決定沒有錯。再說,小米只對球賽及電玩有興趣,跟他聊音樂和電影根本毫無交集,她突然對於自己能夠忍受這個邋遢又沒內涵的男人三年的時間感到非常悲哀。

之後,她與學長每星期約會一次,與學長約會的那天是她每周最期待的日子。諷刺的是,與學長約會後的隔天,也是她與小米相處最融洽的日子。這天,她總會特別溫柔地對待小米,可以興高采烈地與小米聊著自己毫無興趣的球賽和電玩,準備小米最喜歡吃的餐點。有時,她甚至會認為,或許和學長約會是維持與男友戀情的必要手段。

當她認為自己可以與學長偶爾約會,同時維持與男友同居生活的時候,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這天原本是與學長約會的日子,但學長卻突然臨時通知她有事不能見面。這樣的變卦讓她心情非常焦躁,不能與學長見面,她只好與小米悶在家裡,看到在家只會打電玩什麼都不想做的小米,讓她有股無名火衝向腦門,她對著男友大聲咆哮,兩人大吵一架,最後還把男友趕了出門。她決定要和已經忍受三年的男友分手。

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不討厭小米,也從來不想要傷害他,但是自己就是沒辦法克制這種莫名的不悅。她撥了電話給學長,此刻她極需要學長的陪伴,她甚至貪婪地想要學長從此每天都可以陪伴著自己。

她在電話中鼓起勇氣坦誠自己有男友的事實,對於自己的隱瞞道歉,請求學長的諒解,還說明了自己決心離開男友,想要好好與他一起…電話那頭的學長聽完她的告白後,陷入長久的沈默,久到她以為自己是否讓他驚嚇過度。這也難怪,畢竟是自己隱瞞有男友的事實,他不高興也難免吧?她自己這麼想。

「喂?」她試探地輕輕說出聲來。

「其實…我一直想告訴妳…」
「嗯?」
「我已經結婚了…對不起,我一直想找機會告訴妳,聽到妳有男友,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
「什麼?」

之後她已經不清楚學長在電話裡說了些什麼,她的雙手不爭氣地顫抖著,身體無力地往後靠向牆壁,腦海中閃過一段段這些日子與小米、學長相處的畫面,沒想到她會變成過去自己口中最看不起的那種…會劈腿的人,沒料到她會成為自己最不屑的那種…與有婦之夫糾纏不清的人,她掛上電話,然後輕輕呢喃了一句:「他媽的…」

任何人可能都會有鬼迷心竅的時候,通常會在事後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但是,大部份的人在鬼迷心竅之前,通常會在事前問自己:「為什麼不這樣?」

 

(本文由 阿飛 合作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本文同步發佈於阿飛也在痞客邦

阿飛的Facebook粉絲團:關懷阿飛大叔基金會

About 阿飛大叔

正在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臭酸大叔。 自由作家,同時也是行銷人,現任職行銷公司總監。撰寫感性的文字,卻從事具備理性的工作,沒有精神錯亂也是一種不得了的才能吧?

推薦

單身三年的好友交到男朋友了!理由竟然是...?

分享文章